五大连池笑话网

神门第五百零八章透心凉心飞扬

2020/07/04 05:56

神门 第五百零八章 透心凉,心飞扬

那是一种从内在透出来的苍白,与震惊等情绪无关,看起来更像是某种特殊的东西从皮肤内透出来一样

不单如此,燕修的身体更是微微颤抖起来,一道一道红色的气息在他的身体周围缭绕着,感觉极度不稳定。

“你们……”燕修的目光一寒,牙关紧咬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一个个世家公子们望着脸色突然大变的燕修,都有些不太明白生了什么事情,可很快的,他们就明白了。

因为……

他们的脸色也变了。

那是一种从脚底升起的寒气,让他们的身体如同放到了一个巨大的冰窖之中,浑身上下都被这股寒气包裹。

太冷。

冷得他们的身体都僵硬得无法动弹,不单是身体,甚至是身体内的血液和肌肉都像是完全被冻住一样。

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
突然之间的变故,让世家公子们的脸上充满了惊骇,一个个都是瞪大了眼睛,望着依旧站立在原地的那几名嘴角冷笑的南域使者。

这一刻,他们当然明白燕修为何会突然脱力,因为,与燕修一样,他们同样有一种使不出力量的虚脱感。

“是中毒了吗?!”

“这些南域使者竟然敢下毒?”

“他们是何时……”

一个个世家公子们都没有想明白,更没有一个人看到南域使者是用了何种手段下毒,可事实就是,他们的状态确实和中毒类似。

平阳的脸色在这一刻同样有些变化,一双清彻如水的眼睛中带着一丝愤怒,嘴唇咬紧:“大胆,区区南域使者,竟然敢在炎京城中对本公主下毒?”

“公主殿下可别误会,我们可不敢对您下毒!”一个南域使者听到平阳的话,顿时也一脸微笑的摇了摇头。

“你们觉得本公主会信吗?”平阳自然不信。

“信不信那是公主的事情,我等并不需要解释。”南域使者笑了笑,接着,目光也从平阳的身上移到了方正直的身上:“方正直,今日便是你的死期!”

“是吗吗?可是类似的话,你们刚才已经说过一次了。”方正直轻轻一笑,一脸的不屑,接着,也慢慢的站了起来。

南域使者们看着从容不迫的方正直,手中的刀顿时一紧。

对于方正直,几乎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一个疑问,那就是到底有没有废?虽然,废了的可能几乎达到九成,可依旧有一成的可能……

而一旦那一成的可能成为事实,将绝对是一个可怕的事情。

“来人啊,救命啊!”正在南域使者们一个个神情疑重的时候,方正直的声音也突然响了起来。

“扑通!”

“扑通!”

“……”

随着方正直一声“霸气无比”的救命喊出,南域使者们的脸上也充满了古怪,而周围的世家公子们更是再也坚持不住,一个个纷纷跪倒在地。

“这家伙果然还是老样子!”

“就算是真的害怕,也不能这么没有尊严吧?”

“刚才还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,现在喊起救命来,倒是一点不含糊!”

一个个世家公子们听着耳边响起的救命声,都是相当的无语,这气势未免也得变得太快了一点吧?

“南域使者在七星坊下毒杀人啦!”

“快来人啊!”

“救命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还不快滚?别忘了,这里可是炎京城,是天子脚下,难道,你们以为在这附近会没有城卫军在巡逻吗?”

方正直显然是没有去理会周围世家公子们投过来的鄙夷目光,依旧是一脸欢快的朝着坊外喊着救命。

“炎京城……天子脚下?哈哈哈……”一名南域使者听到方正直最后的一句话后,也终于有些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“怕了吧?”方正直继续说道。

“怕?哈哈哈……我们好怕啊!”南域使者再次一笑,接着,也看了看身后的几人,目光也一寒:“关门!”

“是!”另外几名南域使者一听,也飞的跑到身后,将七星坊的大门整个完全关闭了起来。

“你们干什么?这里可是七星坊,不能在这里杀人啊!”一个侍女看着几名南域使者要关门,也立即出声阻拦。

“滚!”南域使者手一扬,侍女便直接飞了出去。

其它的侍女们看到这一幕,顿时也都是身体抖,不断的往坊内跑去,一边跑还一边大声的叫着。

这样的一幕,也让周围的世家公子们皱了皱眉头。

而且……

最主要的是,他们感觉这些南域使者们的行为似乎有些不对劲。

毕竟,方正直喊救命的行为虽然有些儒弱,可要说方法和效果,却绝对是现如今最好的一个选择。

八里烟花地,繁华,纸醉金迷。

但同样也是炎京城中治安最为严厉之地,毕竟,这里的冲突实在是太多太多,为女人,为银子,甚至为了一诗,为了一句词,都有可能大打出手。

所以……

正如方正直如言,八里烟花地要是没有城卫军守卫,那才真的叫奇了怪了。

可现在的事实就是,方正直都喊了这么久了,可城卫军的影子却都还没有出现,甚至连走在外面进来看热闹的公子都没有一个。

如何不让人心中生疑?

而且,最主要的是,南域使者们竟然关门了,将七星坊整个关闭,这种行径,可以说已经完全脱离了正常使者的范围。

冲动之下杀人,这个并不奇怪,可是,胆大到在听到呼救后,依然敢强行关门杀人,这就绝对有些不正常了。

正如方正直所言,这里是炎京城,是天子脚下!

南域使者,又如何敢这样大胆?

“喊了这么久,都没有人来……看来是没希望了。”方正直看了一眼已经被关闭的坊门,轻轻摇了摇头,叹出一口气。

“不用再挣扎了,今日你必死无疑!”南域使者看着方正直,语气冰冷。

“没可能的啊,炎京城的治安一直都是很好的啊?怎么会没有人来救我呢?”方正直似乎有些不甘心。

“呵呵,是啊,炎京城的治安确实很好,但很可惜,这里是七星坊!”南域使者一听,嘴角也再次现出一丝冷笑。

“原来你们还知道这里是七星坊啊?”方正直听到这里,也终于收起了脸上的恐惧,嘴角微微上扬,现出一抹笑容。

“什么意思?”南域使者看着方正直脸上现出的笑容,心里一惊,隐隐有着一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因为,他现方正直的脸上已经再没有了刚才那种恐惧的表情。

相反的……

还非常的自信。

自信?

如何能有自信?

七星坊的坊门已经关闭,外面的城卫军也没有到来,燕修更是无法动弹,这种情况下,难道不应该是绝望才对吗?

装出来的,绝对是装出来的!

正这样想着的时候,一股寒意也突然从他的背后升起,那是一道尖锐无比的气息,如剑,如枪,寒冷如冰。

“不好!”南域使者虽然不相信,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,刚准备闪开,可脚下却是一顿,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扯住了一样。

低头一看。

南域使者的脸色也猛的一变。

因为,在他的脚下,正有着一个鲜红色的旋涡在不停的旋转着,将他的身体整个扯在了原地。

“修罗道!”

南域使者当然知道这个红色旋涡代表的意义,可是,他不明白,为什么他的脚下会有修罗道出现?

难道,燕修没有中毒吗?

如果没有……

刚才燕修那表情又是什么意思?

南域使者很想问明白,可是,现在显然不是时候,因为,一道红光已经亮起,晶莹如血,直接朝着他割了过来。

太快的,快得他根本就无法反应。

“噗刺!”

刀落。

随着刀一起落下的,还有一只胳膊,带血的胳膊,鲜血飞溅而起,喷向空中,绽放出一朵灿烂的鲜花。

而这还没有完。

因为,在他的胸口还有一把剑,一把从背后刺入的剑,寒意凛冽,穿胸而过,带着一滴一滴鲜红色的血液。

“怎么……会这样?”南域使者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站在他面前依旧一脸苍白的燕修,还有胸口透出来的剑刃。

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情生。

明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,为何会有这样的变故?燕修为什么会没有事?身后的剑,又是何人所刺?

难道,站在自己身后的南域使者们都是死的吗?

到底生了什么?

南域使者下意识的将脖子艰难的扭向了身后,然后,他的眼睛也再次瞪圆了,在他的背后,站着一个女人。

一个相貌平凡的女人

最关健的是,这个女人他认识,正是刚才被他一挥手间便甩开的侍女,而现在,这个女人却站在了他的身后。

手里,还拿着一把剑,一把刺穿他胸口的剑。

“不堪一击。”淡淡的声音从女人的嘴里传来,与刚才的惊慌相比,现在的女人,语气冷淡,没有丝毫的感情。

南域使者的脸色猛的一变。

作为一个轮回境的强者,他虽然无法像一些出身高贵的王候世家一样享受着荣华富贵,可是,尊敬却是一直没有少过。

什么时候,自己会被称为不堪一击?

而且,还是这句话还是从一个侍女的口中说出。

南域使者的脸色很难看,当然了,这并不是因为他受伤了,而是因为,在他身后的几名南域使者身边同样有着一个个侍女,那些原本还惊慌失措,拼了命的朝着坊内逃命的侍女。

七星坊!

到了这一刻,他要是还想不明白这一点,就真的不可能了,只不过,他想不明白的是,七星坊为何会敢于惹上这样一个麻烦?

“哈哈哈……本公主的演技怎么样?还不错吧?”平阳的笑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,一脸的灿烂和张扬。

“你?一般般吧,我觉得燕修更好一点。”方正直撇了撇嘴,随口道。

“切,明明就是本公主迷惑了他们好不好?”平阳一听,粉嫩的小嘴也嘟了嘟,显得有些不服气。

“我也觉得我演得比较好。”燕修在这个时候开口了,语气冷漠,就像在说一件完全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。

“……”平阳一愣,随即,脸上也升起一丝愤怒:“燕修,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和这个无耻的家伙一样啦!”

“燕修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吧?你难道没觉得他刚才那脸色苍白的样子很逼真吗?你看,他们全信了。”方正直再次开口道。

“那是因为他们太蠢!”平阳不服。

“你们……在演戏?”九皇子林云想站起来,可是,却现自己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,虚弱无力。

中毒?

没中毒?

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自己和方正直还有燕修喝的是同一壶酒,吃的是同一桌的菜,坐的是同样的位置。

为什么自己中毒了,可是他们却好像没事人儿一样?

……

方正直和平阳并没有理会周围人的目光,依旧是你一言我一语的争着,一点也不在乎言语上对南域使者们心灵的刺激。

而闻大宝的嘴巴早就已经张开了,张得很大,大得完全合不拢。

不单是闻大宝。

周围的世家公子们同样张大了嘴巴,他们完全搞不懂事情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,难道,他们没有中毒吗?

怎么可能?

世家公子们一个个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他们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虚弱,那么,同在一个屋檐下,燕修等人为何会没有事情?

而且……

最主要的是,他们说的演戏是什么意思?难道,他们知道南域使者会在这个时候到来,也知道会中毒?

这怎么可能?

不明白。

而更不明白的,在这种情况下,谈谁的演技好,真的有必要吗?

还有就是,为什么七星坊会插手这件事情?是燕修和平阳早早安排人在七星坊内吗?还是因为七星坊不愿意有人在此闹事?

无数的问题在世家公子们的脑海中升起。

当然了,并没有人回答这些问题。

七星坊内,唯一剩下的声音便是方正直和平阳在讨论着谁的演技更高明一点,除此之外,便是南域使者们那越来越黑的脸色。

“有完没完!”南域使者们在忍了足足半刻钟后,终于忍不下去了,这种被完全忽视的感觉,换成任何人都会不爽,而且,还是非常不爽。

第一批繁体书已经寄出去啦,走的顺丰,请注意查收哟!未完待续。

...

哈尔滨好的白癜风医院
先声药业
指甲悬空是灰指甲吗
友情链接: 五大连池笑话网